<sub id="pjndb"><listing id="pjndb"><mark id="pjndb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<address id="pjndb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form id="pjndb"><form id="pjndb"><th id="pjndb"></th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<sub id="pjndb"><listing id="pjndb"><nobr id="pjndb"></nobr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pjndb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pjndb"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> 資訊中心 > 集團要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行走白鶴灘】一座電站·一群人·一輩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21-01-07 信息來源:華東院 作者:楊 博 字號:[ 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云南巧家縣出發,伴著流急坎陡的金沙江,一個小時后,聳立在高山峽谷中的超級工程——白鶴灘水電站便進入眼簾。盤旋崎嶇的山路上,縱橫交錯的隧道中,工程車輛川流不息。高山陡壁上,七臺纜機晝夜穿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有到電站的人,第一個深刻的感受就是:白鶴灘的路,不好走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上世紀90年代初,這里的路不是不好走,而是根本就沒有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1年3月,那是一個春寒料峭的季節,第一批華東院人來到白鶴灘,一頭扎進大山開展測繪工作。四周群山環繞,他們攀山越嶺,住探洞,飲江水、啃冷饅頭;毒蛇猛獸時時威脅生命安全;洪水暴發時,在山里一堵就是幾個星期。他們的足跡踏遍杳無人煙處,為電建的設計建設勘測第一手資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那時起,這一群人,就把一輩子與這座電站緊緊的聯系在一起。此后三十年間,又有幾代華東院人前赴后繼,義無反顧地投身到大國重器的勘測設計和建設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1年春節剛過,正值壯年的唐鳴發,作為華東院地質專業的骨干力量,帶領隊伍“坐了57個小時的火車,一個通宵的汽車”,才從千里之外的杭州來到這里,這一待就是二十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值我國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,沒有前期經費。工程前期工作僅初選壩址就需數千萬元,耗資巨大。華東院自籌資金,全面啟動白鶴灘水電站的預可行性研究。經費十分有限,大家省吃儉用,克服惡劣的生活和工作條件,下定決心要將項目做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臨的第一個難題就是住?;臎隹諘缙碌厣系睦蠣I地有15間房,其中2間是辦公室,勘測團隊的吃、住、辦公就都在這里。與其說是房子,不如說是茅棚?!巴砩瞎未箫L,怕屋頂被吹跑”,條件十分簡陋,常常令人難以入睡。上下鋪都還不夠住怎么辦?“還有五、六十號人住在簡易的探洞里”唐鳴發說,窄小、陰冷的探洞成了暫時的安身之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通電怎么辦?營地有三臺柴油發電機,白天不舍得用,僅晚上提供三小時照明;室內光線不好,白天也十分昏暗,團隊常常搬著繪圖板到院子里工作,白鶴灘的風又干又勁,吹得人睜不開眼。由于沒有冰箱擔心葷菜變質,團隊成員都被迫變成了“素食主義者”。這樣的日子過了三年多,直到2004年才總算解決了電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,白鶴灘只有一條臨江公路通往營地,設備、器材的運輸全都要靠這條路來完成。每到雨季,這條路就面臨著泥石流和碎石滑落的危險。2003年,進場車輛曾因一場大雨而被困在途中一個星期。沒有辦法,雨季只好暫停物資運送。雨季一結束,他們就自扛重擔,頂著烈日爭分奪秒地搶修這條物資“生命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搞地質的人,膽子要大,身體素質要好。2001年,為了查明壩區的地質條件,唐鳴發帶著隊伍靠雙腳翻山越嶺,攀走于狹長陡峭的山間便道,跨越風中搖擺不停的索橋,下面就是咆哮的金沙江。3個月的時間里,高差400多米的險峻山路,他們一邊作業,一邊行走,硬是走完了1000公里的山路,跑了2000多個地質點。那時候要有微信運動的話,每天2萬多步不在話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打鉆孔、探洞可不像跑地質點那樣簡單”唐鳴發說道,僅是布置一個勘探點,可能就要花上好幾個禮拜時間,“一個勘探點的位置調整了,跟著幾十個都要調整”。半年時間,在經費有限、條件艱苦的情況下,他們憑著一股子干事業韌勁兒,完成鉆孔5000多米和探洞3000余米,為項目進展奠定扎實基礎,為白鶴灘的前期勘測立下汗馬功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岸峭壁下,金沙江水洶涌澎湃。想要橫渡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在河中鉆探更是充滿了未知與挑戰。7—9米每秒的流速,像加壓水槍噴出的水柱一般快,河中白浪翻滾,泛起一人高的浪花,更可怕的是還有令人膽寒的旋渦。每當汛期來臨,江水就更加變幻莫測。然而金沙江很擅長偽裝,這些危險,站在岸邊很難察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避開汛期,一年中的大部分時間是無法進行河中鉆探的。從2002年—2010年,設備每年11月15日下河,來年4月15日上岸。鉆探期間,團隊一天也舍不得耽擱,哪怕是春節。他們往往是除夕夜下船吃頓年夜飯,大年初一再上船繼續工作,有的鉆探師傅一連幾個春節都是這樣過的,舍小為大。他們以行動詮釋初心,用堅守踐行使命,在平凡的崗位上綻放水電人的光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4年,華東院全面開展可行性研究后,白鶴灘舉世罕見的復雜地質情況才進一步被揭示出來。壩基柱狀節理玄武巖發育,能否在這樣的地質條件上建高拱壩,世界上沒有這樣的先例,外國專家也直搖頭。雪上加霜的是,在左岸距岸坡100米的山體深處,發現深大卸荷裂縫,裂縫向上延伸直到山頂,這無疑是對壩線選擇的重大挑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給我們帶來了很大的困擾,那個時候都很緊張,大家都在拼命”,唐鳴發說。為了透過厚厚的山體,摸清裂縫的規模、范圍,施工現場就是他們的辦公室。白天他們時刻盯守現場,及時判斷新情況,以確定下一處探洞該往哪打。晚上回到營地,在地圖上“比劃來、比劃去”,繼續商討,嚴防死守不讓這條裂縫逃出“視線”。不辭辛勞,敢于沖鋒,勇于突破,用行動詮釋工程師的使命擔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6年,在圍繞裂縫打了3000多米探洞之后,最終查明裂縫成因。在單治鋼、石安池等華東院勘測設計專家團隊的技術指導下,此后兩年里,團隊一邊圍繞柱狀節理玄武巖的特質深入開展研究,一邊為了選擇更優壩線,大規模開展地質勘探。精確查明了白鶴灘壩址上下游16平方公里的地質條件,完成鉆探10萬米,完成洞探5.5萬余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光陰荏苒,暮去朝來,距九十年代第一批華東院人到白鶴灘開展前期勘測,已經過去了三十年時間。一群人揮灑青春年華,幾十年如一日,只為一座電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勘測團隊為項目建設提供了準確的一手資料,為克服柱狀節理玄武巖作為高拱壩壩基、破解世界最大水工地下洞室群等世界級難題奠定了堅實基礎。三十年,他們見證著大國重器的絢麗藍圖變為現實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鶴灘水電站籌建前期壩址河谷面貌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中鉆探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游老索橋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狹窄的勘探便道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攀援懸崖峭壁,開展勘測和前期研究工作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右岸壩基柱狀節理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研究工作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合力攻堅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擴建后的老營地

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瀏覽次數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中文字幕无码视频专区_2020国产高中学生在线视频_中文字幕视频二区人妻_国产学生拍在线视频播放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